中国电动车产业链商业报道全媒体平台

首页>公司>车企动态

零跑汽车朱江明:大华股份+零跑=汽车界的华为?

2018-06-01 ·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杨翼 关注度:40105 次
分享到:
零跑汽车
摘要:朱江明认为,从零开始的造车新势力要在市场上切开口子,必须要有不一样的地方。于是,零跑避开了SUV,从一个缝隙市场——电动轿跑切入。

“我们不玩概念,不讲故事。”近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采访时,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直言不讳地表明了零跑与其他造车新势力的不同之处。被员工称为“技术控”的朱江明,儒雅稳健,讲话不疾不徐,凡事讲究逻辑,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工程师气息。

零跑汽车成立于2015年7月,去年底推出第一款量产车型——S01,朱江明也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

朱江明说,“我们不是互联网造车,更不是传统造车企业,我们是一家拥有IT基因的汽车公司。相比之下,零跑更有优势。”做硬件出身的朱江明,一直对华为模式颇为推崇,希望把零跑打造成汽车界的华为。

blob.png

事实上,零跑汽车已是朱江明的第三次创业。在担任零跑汽车创始人的同时,朱江明还有另一个身份——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华股份)副董事长。大华股份是一家国内知名的安防监控设备制造企业。

汽车市场是一块大蛋糕

1967年,朱江明出生在浙江义乌。1987年,从小喜欢拆装东西的朱江明来到浙江大学学习无线电专业。大二时,朱江明曾组装过一台电视机,在校园内引起不小的轰动。

毕业后,朱江明被分配到浙江省电子工业学校的校办工厂做研发工作。到1992年底,他拿出5000元,与大华股份现任董事长傅利泉一起创办了杭州大华电子设备厂(后更名为大华股份),做通讯调度产品。

在事业逐渐做大后,朱江明看到了瓶颈。在他看来,“调度机只是一个小众产品,市场蛋糕并不大。”

从1999年开始,朱江明和团队着手拓展远程图像监控领域,开始做嵌入式硬盘录像机。2002年,在推出第一款可以录8路音频和视频的嵌入式硬盘录像机后,大华股份正式转型安防市场。2017年,大华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8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亿元,同比增长30%。

而朱江明并没有停止创业步伐。“现在安防市场的规模约1000亿元,对大华来讲,最多也就做成千亿规模,所以我们想到拓展跟安防、视频相关的产业,寻求更大市场。”这一次,朱江明将目光转向电动汽车。2015年7月,零跑汽车诞生。

谈及三次创业,朱江明认为,关键在于抓住了技术更迭的时机。第一次从校办厂出来创办大华股份,调度机的板件式慢慢变成程控交换,朱江明由此进入调度行业;第二次,监控行业从磁带路线变成硬盘路线,朱江明又抓住机会进入安防行业;现在利用电动化契机,他又进入汽车行业。

“只有在产业革命中,我们才有机会。”在朱江明看来,未来,汽车产业将超越房地产成为国内第一大产业,他的论据是千人汽车拥有量。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千人汽车拥有量是160辆,日本为750辆,德国为750辆,美国为1100辆。

“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还有很多空间。”朱江明认为,“汽车产业将成为中国市场中的最大蛋糕,而我们看中了这块蛋糕。”

零跑的小目标

“现在,造车新势力主要分两拨,一是传统汽车人造车;二是互联网人造车,但我们属于IT人造车,比他们更有优势。”朱江明说。

在朱江明看来,电动汽车就好比人体架构,动力总成相当于心脏,储能转化的PACK系统相当于消化系统,而智能驾驶则相当于大脑,这三部分构成了电动汽车的“核心”。

朱江明认为,电动汽车越来越向电子产品靠拢,而底层电子电器的架构技术以及与硬件配合的系统集成技术,将取代传统硬件平台和三大件技术,成为未来汽车的核心技术。而大华股份在智能交通领域10年的积累以及在底层嵌入式软件和算法领域的优势,将让“IT人造车”占有先机。

“零跑不需要Mobileye这样的集成供应商,我们就是做这个起家的。”朱江明强调,目前,零跑汽车自主研发了T平台(A00级别)、S平台(A0级别)和C平台(A级)三大整车平台及“三电”系统、智能网联系统、自动驾驶系统;另外,在他主导下,零跑正和大华股份联合研发AI自动驾驶,并计划在2019年二季度进行实车测试。

事实上,大华股份给零跑的不只技术支持。零跑创立之初,大华股份便投了4亿元,直到首款量产车型SO1发布后,零跑才获得红杉资本领投的Pre-A轮融资。此外,大华股份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的研究院、芯片研究院以及5000多科研人员,成为了零跑的“智库”。

由此可见,大华股份为零跑汽车提供了资金、技术、人才和管理经验。而除了大华股份,还有一家企业给零跑提供了“IT基因”,那就是华为。

实际上,让零跑成为汽车界的华为是朱江明的梦想。在采访中,朱江明多次提到华为。在他看来,华为和零跑都要做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企业,文化相契合。

2017年,朱江明邀请在华为工作了18年的荣耀品牌海外业务负责人赵刚加入零跑,担任副总裁职位,分管业务发展、品牌营销销售及服务体系等工作。

“我们希望零跑有一种IT企业的氛围,研发主要来自大华,市场主要由有海外背景的华为团队负责。”朱江明说,目前零跑主要管理团队大多来自大华及华为,在内由来自大华的团队负责研发,在外由来自的华为团队负责市场。

朱江明给零跑定了个“小目标”:2019年,销售S01一万辆;到2024年,零跑占中国新能源市场份额的10%。而他的最终心愿是零跑能像华为一样,成为一家高品质、国际化、有核心技术的品牌。

造车犹如长跑

对造车新势力来说,肩负品牌打造和销量重任的第一款量产车型是重中之重,因此,很多新创车企的首款车型都选择炙手可热的电动SUV切入市场,比如小鹏和蔚来。而朱江明认为,从零开始的造车新势力要在市场上切开口子,必须要有不一样的地方。于是,零跑避开了SUV,从一个缝隙市场——电动轿跑切入。

“两个原则,一是经济化;二是要轻量化。”朱江明透露,对于首款量产车的选择,零跑团队曾讨论了两天两夜,最终在本田S660的启发下,决定靠轿跑打头阵。

零跑基于S平台打造的首款量产车型S01是两门四座轿跑,百公里加速6.9秒,续航里程360km,预计售价在20万元左右。

朱江明认为,现在电动车市场是“哑铃式”结构——两头大、中间小,S01定位于家庭的第二辆车以及年轻人的首选车型,主要应用在两个场景:一是限购的一线城市;另一个是充电方便的四五线城市。

“现在做小车的企业比较少,我相信这只是顺序问题。以后零跑也会做SUV,小鹏、蔚来也会做小车。”朱江明说。

据了解,S01将在今年11月发布并接受预定,预计于2019年一季度交付。此外,今年零跑汽车还将推出两款车型,分别在明年三四季度交付。零跑希望在第一款车上市后,未来能做到“一年小改款,两年大改款,三年推出全新车型。”

在前不久的一次发布会上,零跑方面透露了其销售模式的规划:依托CRM(用户关系管理系统)、智能网联和大数据,以B2C模式,与线上及线下相互融合促进的OMO理念相结合,优化用户选车、购车、用车体验。此外,未来除在杭州建立直营店外,零跑在其他城市将采用开放合作策略,推出“城市合作伙伴”计划。

产能方面,零跑年产15万辆新能源整车能力的金华基地正开工建设。据朱江明介绍,金华工厂将在今年5月底封顶,8月前完成所有设备安装调试。零跑正在加速向量产的目标前行。

零跑的初衷源于朱江明旅游时的一个想法。2015年3月,朱江明去西班牙旅游,看到有很多商家为行人提供电动自行车,他发现这在当时的中国市场还是空白。“旅游时迸发的想法是第三次创业的初衷,后来却越搞越大。”朱江明笑着说,“造车就像长跑,过程一定很漫长,希望有一天零跑能像丰田、大众那样有上千万辆的销售规模。”

而零跑这个名称也很有意思。由于是第三次从零开始的创业,外加上“零污染、零拥堵、零碰撞”的美好愿景,朱江明将自己的电动汽车品牌取名“零跑”,对零跑的未来充满期待。

凡本网注明“来源:高工电动车”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高工电动车,转载请注明来源:“高工电动车”。违反上述 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信息,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