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车产业链商业报道全媒体平台

首页>行业>公司

广汽辟谣:和蔚来是共同生产,首款车或命名“光域”、“格牛”、“势代”……

2019-03-11 · 来源: 高工电动车网 关注度:13546 次
分享到:
摘要:近日,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称,与蔚来汽车的合作将包括共同汽车生产。并补充解释称,合作伙伴并未要求增持合资公司股份。

近日,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称,与蔚来汽车的合作将包括共同汽车生产。并补充解释称,合作伙伴并未要求增持合资公司股份。

2017年12月,广汽新能源与蔚来汽车宣布共同出资设立广汽蔚来。目前,广汽蔚来的股东结构是:广汽合计持有45%股份,蔚来汽车合计持有45%股份,剩余10%股份为管理团队持有。

去年9月,广汽集团(02238.HK)公告,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3次会议召开,审议通过了《关于广汽蔚来GN01车型项目的议案》,同意合营公司广汽蔚来GN01车型项目实施,项目总投资30620万元,项目资金来源由企业自筹解决。

从公开信息显示,广汽蔚来分别注册了数个商标:“光域”、“格牛”、“势代”、“EMOC”、“RASTE”。这意味着双方的合资车型将不再使用蔚来汽车的ES系列命名,以区别于和江淮的代工模式。

不过,逃不开“借腹生子”模式的蔚来汽车,复杂的对外关系网并非好事。

3.webp.jpg

近日,蔚来汽车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及2018年年度业绩报告。去年蔚来汽车总营收49.51亿元;但净利润亏损95.96亿元,亏损额度是2017年同期的两倍,亏损幅度同比扩大93.7%。

雪上加霜的是,蔚来汽车2018年度财报显示,已与相关方达成一致,取消2017年签订的在上海嘉定建厂的计划。

蔚来汽车称,“公司将战略聚焦于整车制造合作模式。公司相信现有的合肥江淮蔚来基地能够满足未来2至3年的产能需求。”并称这项新举措使其能长期关注联合制造模式。

根据李斌的说法,蔚来的第三款车型将继续由江淮汽车代工生产,蔚来仍将坚持制造合作模式,去寻找包括江淮汽车在内的潜在战略性合作伙伴。“我们还需进行一些投资和改造,以达到15万辆的年产能。未来两到三年内,基本能够满足2~3款车的生产能力。”

李斌还表示,停止上海工厂建设,对蔚来汽车2019年资本支出优化会有一定的帮助。事实上,蔚来汽车对于上海嘉定工厂停建,资金压力明显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特斯拉上海工厂的“被逼无奈”。

今年1月10日施行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规定,新建纯电动乘用车项目,不但要求年产能不能低于10万辆,并且所在省市现有新建独立同产品类别纯电动乘用车投资项目需均已建成,同时年产量要达到建设规模。

而上海目前已经有了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项目,预计2020年实现大规模整车量产。这意味,蔚来汽车如果要获得上海新能源乘用车项目备案要等到特斯拉建成达产后,意味着至少要等到2020年。

特斯拉“逼停”蔚来汽车的同时,近期又不断进行售价调整,在上海建厂国产化后,Model3的价格有望降至30万元以内,无疑会对蔚来ES8和ES6的市场形成巨大冲击。

非但如此,特斯拉计划于3月14日正式推出ModelY跨界车,考虑将于2020年在上海特斯拉工厂投产,这是一款跨界SUV车型,是ES8、ES6的直接竞争车型。

公开信息披露,该车的尺寸要比Model3轿车大10%,当然售价也要贵10%,在使用相同电池情况下续航里程虽“稍低”,但特斯拉预计,ModelY的增产速度“远快于”Model3,这有助于降低它的售价。

面对特斯拉的来势汹汹,及其成熟品质和更强的续航能力,蔚来汽车此次全面切道代工模式,是否意味着有更多资金和精力做好车?

事实上,蔚来汽车仍需解决根本问题。

去年7月,一段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勇和李斌的一段视频对话颇意味深长:

肖勇当时表示:“第一,你太能造势,太能吹了。你用蔚来汽车把大家的胃口吊得十足,但是我看了你的产品之后,我觉得你的很多客户会‘粉转黑’,因为别人的落差太大。你把产品交付给他们的时候,他们觉得你忽悠了他们。”

“第二,李斌把造车想得太简单了。说实话,造手机比造车简单太多了,手机可以代工,但汽车,尤其是新能源纯电动智能汽车不能代工,因为它是一个注重安全的、高性能的、复杂的产品,把车交给别人代工,你就等着你的招牌被别人砸掉吧!”

很明显,传统代工汽车与造车新势力之间在造车理念上是存在差异的。更重要一点,双方将如何处理微妙的关系和利益的平衡,这需要蔚来汽车审慎走好每一步。

原创申明:本文由高工电动车网原创,如转载请标明来源“高工电动车网”,请勿随意编摘、篡改文章标题与内容。违反上述声明者,高工电动车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