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车产业链商业报道全媒体平台

首页>行业>市场

福特裁人/通用售楼/特斯拉降本…汽车行业吹响“节流”号角

2019-05-23 · 来源: 高工电动车网 关注度:46150 次
分享到:
摘要:在汽车产业动荡,汽车销量增长放缓、利率上升、跨境贸易摩擦和金融市场动荡等负面因素下,裁员、关厂,甚至变卖资产,在成为目前部分企业开源节流,削减成本的选择。

在汽车产业动荡,汽车销量增长放缓、利率上升、跨境贸易摩擦和金融市场动荡等负面因素下,裁员、关厂,甚至变卖资产,在成为目前部分企业开源节流,削减成本的选择。

福特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韩恺特(JimHackett)5月20日对员工说,公司正进入最后一轮裁员阶段,到9月前,公司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减7000个受薪白领岗位,大约占其受薪员工总数的10%,每年为公司节省6亿美元。

在7000名员工中,约2400人在北美,其中1500人将通过自愿买断的方式被裁掉,美国将有约800人被迫离职,其中约500人按计划于本周离职。

福特去年11月开始裁员,但到目前为止该公司拒绝提供细节。专家们对在没有太多信息的情况下遣散员工的策略提出了质疑,但福特坚称,这是一种“深思熟虑”的做法。

韩恺特说,公司正在建立一个更加扁平化的管理结构,减少官僚作风。他指出,80%以上的经理将有6个或更多的直接下属,而裁员开始前这一比例为35%。

自从两年前接任首席执行官以来,韩恺特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实施了一项耗资110亿美元的重新设计,改善福特的“健康状况”,包括裁员以及削减不盈利和低利润率的车型,包括砍掉所有轿车。该公司希望通过更多地专注于电动和自动驾驶技术,提振海外销售,实现车队现代化。

此外,福特在2018年宣布了一项为期五年255亿美元的削减成本目标,计划到2020年在全球实现8%的利润率。

福特的裁员等做法与竞争对手通用汽车去年11月宣布的削减白领职位类似,但通用的裁员幅度更大。

通用汽车裁减了约8000个非工会职位,占其受薪员工与合同工总数的15%,此外,该公司还关闭了5家北美工厂。最新消息,其正在讨论将其公司总部,一座玻璃塔式建筑群出售给亿万富翁、商人丹·吉尔伯特(DanGilbert)。

通用和吉尔伯特之间的谈话在去年秋天并没有什么进展,部分原因归结于这座建筑需要大范围升级改造,包括需要大修的加热、通风和空调系统,这项工程需要花费巨资。

通用汽车已经对总部大楼进行了大规模翻修。去年,该公司还停止了对其密西根设计工作室的再次投资以及更新全球总部的项目,就是为了节省资金。这家公司计划到2020年每年节省60亿美元开支。

除了上述两大传统领域的美国汽车巨头外,特斯拉也开启了新一轮成本削减计划。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5月16日在一封致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表示,他将加大对公司支出的审查力度,这是他为削减成本而采取的最新举措。

u=2817914619,3954063905&fm=173&app=49&f=JPEG.jpg

本月早些时候,特斯拉完成了27亿美元的股票和可转换债券发行,这让该公司在提高产量的同时获得了急需的现金。以特斯拉今年第一季度“烧钱”的速度,这笔资金仅够公司“熬过”10个月时间,此外特斯拉必须在11月之前还清大约7.5亿美元的债务。

此外,戴姆勒即将上任的新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Kallenius)也正在制定一项成本削减计划,以实现受全球贸易纷争以及工厂问题威胁的利润率目标。

消息人士的话称,康林松已经为一项名为“Move”的成本削减计划筹划了几个月,该计划预计将在今夏准备就绪。据悉,该计划将把戴姆勒中央管理成本削减20%,以节省数十亿欧。

本月早些时候,康林松曾表示,戴姆勒将在2025年之前大幅削减梅赛德斯新车的研发成本,并将加强与竞争对手的联盟,以提高公司利润率。戴姆勒目前已经与雷诺、日产和宝马结盟,共同承担卡车、公共汽车以及的研发和采购成本。

今年2月初,捷豹路虎宣布裁员4500人,约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10%。对此,捷豹路虎CEO斯佩思表示,裁员“可以加快决策过程”,有助于节省成本。

宝马日前表示,将加快此前宣布136亿美元的成本削减计划,以帮助抵消贸易冲突和前所未有的电动汽车研发和生产支出的影响。

丰田和本田汽车公司也均表示,未来几年将加大成本削减力度,为电动汽车、共享服务等技术研发释放更多资金。

丰田首席财务官KojiKobayashi说:“2018年我们仍然无法充分降低成本。”他承认,新技术和其他研发项目所需开支庞大,公司在削减成本方面遇到更多挑战。他说:“今年我们要努力找到节省开支的新方法。”从生产低成本车型到员工日常使用的铅笔等办公文具,公司将全面施行节俭政策。

本田CEO八乡隆弘(TakahiroHachigo)称,到2025年,本田衍生车型的数量将减少至目前水平的三分之一,全球生产成本将降低10%,节省下来的资金将用于新技术研发。他说:“我们意识到车型的数量和规格有所增加,而我们的效率在降低。”

这种铺天盖地而来的裁员、削减成本浪潮,一方面是因为,全球汽车行业开始进入电动化和智能化时代,需要不断加码在这两个领域的投资;另一方面,全球多个车市进入寒冬状态,车企的销量和利润逐渐下滑。这时,裁员和关厂就成为车企的必然选择。

可以预测的是,未来,还将有更多更大成本削减计划陆续发布。

除了裁员、关厂甚至如通用汽车售楼以削减成本外,在产业低迷的时势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汽车制造商开始在战略联盟、电动化平台共享等方面做出决定。

除了我们前面提到的,戴姆勒已经与雷诺、日产和宝马结盟,共同成本研发和采购之外,福特和大众也签署了新的合作协议。

协议显示,福特和大众将在皮卡和面包车方面合作生产,福特将于2020年开始生产Ranger皮卡和大众Amarok皮卡的替代品。一年后,福特将在其位于土耳其的工厂为大众生产一款中型面包车;大众方面则将在波兰生产一辆小型面包车,并且与福特共享。

据预计,合作之后福特和大众每年可节省5亿美元的开支。

大众集团CEO赫伯特•迪斯表示,联合开发对双方来说都是值得的,“随着电动化时代的到来,我们需要研发新的驱动系统,同时面临二氧化碳排放带来的罚款,双方合作可以减少有可能增加的潜在成本。”

此外,福特与大众的联盟可能扩大到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的开发,目前福特正在考虑是否将大众的MEB平台用于生产电动汽车。

“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都需要投入巨额的资金,而这两者对大众和福特的未来来说都非常重要,因此也成为我们此次合作的动力之一。”福特CEO吉姆·哈克特表示。

“我们的第一辆高自动化驾驶汽车将于2021年问世,我们现在已经在为下一代突破性技术的开发铺平道路。在移动服务领域,我们正与戴姆勒公司携手创造更大的动力,”宝马董事长哈拉尔德克鲁格说。

此外,削减成本离开不开的还有零部件成本的控制。以大众为例,据EvercoreISI计算,材料成本占大众集团所有成本的77%,远高于排名第二的劳动力成本。

“供应商应该做好准备迎接降价的要求,这肯定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全球资产管理公司AllianceBernstein(AB)的沃伯顿表示。

他并预计,车企的采购部门将按照价格对零部件进行排名,并依次将向下调整。“因此,销售高价格产品的供应商面临着最大的降价风险,低成本的零部件有可能避开这一劫。”

全球范围内的汽车制造商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并且,这种变革带来的多重冲击和压力,在逐渐传向整个产业链市场。

原创申明:本文由高工电动车网原创,如转载请标明来源“高工电动车网”,请勿随意编摘、篡改文章标题与内容。违反上述声明者,高工电动车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