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爱立信刘云鹤:5G让自动驾驶商业化成真
爱立信| 智能驾驶 文章来源自:高工电动车网
2019-10-25 13:11:26 阅读:7479
摘要爱立信全球技术和新兴市场业务部东北亚区物联网总监刘云鹤表示,自动驾驶需要聪明的车、聪明的路,同时也需要聪明的网络把它们联接在一起。

在自动驾驶的发展中,车载通信会发生什么变化?



爱立信全球技术和新兴市场业务部东北亚区物联网总监刘云鹤在《2019(苏州吴中)汽车关键部件新生态产业峰会》上表示,自动驾驶需要聪明的车、聪明的路,同时也需要聪明的网络把它们联接在一起。


在过去一百多年当中,通信行业和汽车行业一直是平行的行业,但在最近的一二十年当中,通信行业和汽车行业产生了交集。
全球大概有近七十亿人,手机的渗透率已经接近饱和,手机的保有量已经接近1:2,当个人通讯终端开始饱和后,整个行业势必把眼光放到一个更大的个人消费品市场中。


而汽车以它的保有量,还有它本身的价值,成功的进入到了通信行业下一个战略高地和视野当中。


百年企业爱立信


140年前创始人拉什·马格纳斯·爱立信(Lars Magnus Ericsson )先生创建爱立信(Ericsson),爱立信在全世界180多个国家开展了业务,去年爱立信全年营收超过两千亿瑞典克郎。在过去140年中,爱立信公司一直是通信行业的领导者,是3GPP无线标准化组织的精神领袖。


爱立信在全球有着97000名员工,拥有两万三千多名研发工程师,在通信行业当中,公司的研发投入是首屈一指的。爱立信中国是除了北欧瑞典的总部之外最大的一个研发中心和服务中心。现在爱立信中国的员工超过一万两千人。


爱立信的业务分为四大业务部,网络业务部 (BNEW)、数字服务业务部 (BDGS)、管理服务业务部 (BMAS)和技术与新兴市场业务部 (BTEB)。


网络业务部,通过提供硬件,软件和服务为运营商构建无线蜂窝网络,包括2G、3G、4G和5G。


数字服务业务部,为运营商提供核心网,运维支撑系统,业务支撑系统,以及相应的数字化服务。


管理服务业务部,在中国有三大运营商移动、联通和电信,他们有足够的力量去运维自己的网络,但在全世界很多的运营商并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们是依赖爱立信提供的服务去管理网络。


技术与新兴市场业务部,包括5G应用,物联网,智能制造,自动化等相关的高增长市场。 爱立信现在在全球开展车联网业务,车联云(CVC)平台现在有400多万辆连接车辆,在第三方的车联网平台中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平台之一。


目前,爱立信主要的汽车行业客户和合作伙伴有吉利、沃尔沃、领克、一汽红旗、一汽解放等。同时爱立信在车联网领域,也和全球的运营商展开一个非常广泛的合作。


通讯变革改变车联网


这个时代的车联网是什么样的?


刘云鹤表示,4G时代车联网发展的主题是把车生活互联网化,相关的信息娱乐、车辆购买以及维修保养,通过车联网服务聚合实现。车联网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实际上是手机终端,因为两者提供的服务,同质化非常强,用户体验没有拉开差距。


这种情况下,用户更愿意选择手机。


4G时代整个行业都找一个杀手级应用,但并没出现。很关键的一个制约是网络能力的欠缺,4G网络仅仅是为了移动互联网设计的,在网络时延、带宽还有网络的可靠性方面,都没有达到满足交通和驾驶的要求。


也因此4G时代一直在做且能做的就只是信息娱乐和网联控制服务。


而5G时代,开始真正的瞄准汽车的核心能力。汽车是一个交通工具,它的核心的能力是交通安全和交通效率。通过安全、高效、低时延的5G网络,催生真正的杀手级应用功能,使二者得到极大提升。


我们通信人的使命,是“无论相隔多远,都致力于为更多的人提供和面对面一样的交流体验”。
现在这个范畴从人与人拓展到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连接。这句话涵盖了很多的信息,需要有足够大的带宽,使用户获得丰富的影音内容;同时需要支持更多的连接,接入更多的用户和终端;要求更低的时延,更高的可靠性,以及功耗覆盖等通信的基本要求。


5G还在持续的演进,时延、带宽以及网络特有的无线网、核心网的特性都在持续提升。


通信技术中,对于时延、带宽还有连接数量,形成一个不可能三角,即不可能同时满足这三者。现在在4G网络当中运营商为定制了一个网络,对三者都进行了妥协,以满足现在大多数人的移动互联网的需求。但是在未来的5G时代,有了网络切片技术,可以为不同的应用定制不同偏向性的网络。


比如三个比较经典的网络切片,一个是增强型移动宽带,对于这个宽带可能更偏向VR、3D包括AR的服务,在这个服务中带宽成为最高的优先级,因此对于时延和连接数量都会做相应的妥协。


第二种就是大规模机器类通信,它的数量会非常多,但是它对带宽和时延都没有特别高的要求。


第三类就是交通和汽车,关系性会更大,这一类涉及到了高可靠、低时延的通信。这一类广泛的会应用在远程医疗、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等一系列的场景当中出现。


V2X、远程驾驶加快自动驾驶商业化


通过单车智能实现自动驾驶,早在多年前已经验证过,但没有规模化、商业化,原因就在于技术实现成本太高。无论成本、可靠性以及测试、商业化,都有非常多的问题需要去克服。


而车路协同,实际上能够帮助自动驾驶得到更多的商业化的落地。


4G网络的时延约140毫秒,但在5G网络是可以把时延降到1毫秒,实测的时延是6毫秒,不仅促进整个应用的发展,同时也可以促进基础器件的发展,包括车辆的电子器件,特别是视觉感知。


当某些情况下目前的AI技术无法解决时,通过远程人类驾驶可以解决。 在今年巴塞罗那电信展上,爱立信同北欧运营商Telia,欧洲大型物流企业DB SCHENKER,以及瑞典本土的自动驾驶企业EINRIDE一起做的一个案例,演示了远程操控自动驾驶车辆。


在这个案例中,完成了12公里之间仓库的转场,转场运输当中80%的路面是自动驾驶容易处理的,但有一些路段包括拐弯、遮挡的路面实际上是很难去实现自动驾驶。


于是把作业道路分成如ABCD四段,两段是由车辆自动驾驶,两段是由人来远程驾驶,使商业化运营落地成为可能。通过远程驾驶技术,可以实现同时监管多个自动驾驶车辆,降低了运营成本。   


爱立信一直在倡导连接,本质上也是在做连接,连接实际上是可以带来三个主要的方向,连接带来简化、管理复杂性、促进创新。


用AI技术去判别红绿灯的识别率,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下识别率也很难满足60%的要求,但是反过来用通信技术,直接让红绿灯和车辆之间进行通信,红绿灯信息可以直接获取,对整体系统的复杂度降低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这是化繁为简。


管理复杂性,一旦可以把车辆、道路以及云端之间连接,将会呈现一个极端复杂的系统。这样一个系统需要一个非常好的网络,包括无线、有线的网络去支撑系统,才能实现全社会交通效率最大化,而不是单车行驶效率最大化。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