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国内遇阻 新能源商用车企出海“掘金”
比亚迪| 宇通| 开沃 文章来源自:高工电动车网
2020-03-25 09:20:54 阅读:10459
摘要补贴逐渐减少,国内市场越来越难做的新能源商用车企业,将目光放瞄准日益兴起的海外市场。

补贴逐渐减少,国内市场越来越难做的新能源商用车企业,将目光放瞄准日益兴起的海外市场。

2020年3月,比亚迪获得厄瓜多尔首个纯电动卡车订单,重型运输公司Transcarsell购买比亚迪20辆电动卡车处理大型大型多式联运集装箱,首辆卡车将于8月交付。

一个月内长城先后从通用手里收购了2家海外工厂。2020年1月收购通用印度里冈工厂,2020年2月又收购通用泰国罗勇府制造工厂及动力总成工厂。据悉 ,主要助力于长城发力海外皮卡市场。

2019年12月比亚迪中标迄今为止欧洲最大的一笔电动大巴采购项目,获荷兰259辆电动大巴订单。

2019年11月,吉利商用车与CURO集团 、韩国浦项国际集团三方达成战略合作,推动吉利商用车海外市场布局。

此外,宇通、开沃、安凯、金龙汽车等一众商用车企业均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新能源商用车“海外淘金”已成为新趋势。

开沃汽车国际营销总监朱林曾向高工电动车透露,开沃新能源客车2017年开始“出海”,两年内开沃已经完成亚非拉、欧盟等全球20多个市场开拓,部分重点战略市场颇具优势,如开沃电动车在泰国曼谷的市场占有率达到95%。

相较于难突破的乘用车市场,包括客车在内的商用车出海时间更早,市场占有率也更高,而严苛的碳排放及全球电动化趋势下,包括电动皮卡及电动客车在内的新能源商用车亦成为出海的先锋。

国内遇阻  掘金海外

补贴退坡叠加新冠疫情影响,汽车产业重创下行,新能源商用车影响更甚。中汽协数据,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4%,迎来自2009年推广以来的首次年度负增长,而新能源商用车降幅近3成。

2020年开年更是雪上加霜,1-2月新能源商用车累计销量仅6468辆,同比降幅超5成。其中2月单月销量降幅超8成。

2018年补贴退坡以来,新能源商用车受政策影响明显,补贴退坡购车成本直线上涨,加上充电便利性、使用成本优势不明显等等电动物流车市场积极度明显减弱;新能源客车在近年来的热度下,一二线城市新能源客车市场趋于饱和,三四线城乡市场下沉,并积极掘金海外市场。

国内市场遇阻,国际市场商用车电动化正在崛起。

严格的碳排放趋势及全球电动化浪潮下,包括德国、英国、法国等全球多国纷纷出台并加大新能源汽车购置及使用补贴,推动新能源汽车市场额发展。相关数据显示,到2030年仅电动轻型商用车的全球年产量就将超过240万辆,市场空间之大,显而易见。

当前国际上仅沃尔沃、大众、戴姆勒卡车等少数企业外,大部分国际乘用车企在客车领域表现乏善可陈,这也给中国汽车出口打开一道“缺口”。吉利内部人士透露,“商用车进军海外市场也是发展过程中的必由之路。”

数据给了直观的反映。中国海关数据,2019年中国电动汽车出口25.4万辆,同比增长73.1%,虽大部分是低速电动车,但新能源汽车增速较快,体现了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先发优势。

同样也给比亚迪、宇通、开沃、金龙等国内领先企业提供机遇,如比亚迪新能源大巴全球累计交付辆超5万辆,覆盖全球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300多座城市。

供应链助力整车“出海”

与传统汽车不同,新能源汽车正在打破中国供应链“不够大、不够强、不够优”的局面。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直言,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产业化先走了10年,并得到了全球认可。这就给中国企业留出10年窗口期。

国内电动化的快速发展,孕育了宁德时代、比亚迪、均胜电子、奥特佳等一大批优秀的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企业,这些企业在完成中国市场布局后,纷纷拓展外资、合资品牌市场,进一步加速其国际市场的布局。

典型的是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在与广汽、上汽、长安、吉利等一众国内车企的合作外,又与宝马、戴姆勒、大众、通用、捷豹路虎、沃尔沃、本田、日产、现代等国际品牌深入合作,并为大众卡车、戴姆勒卡客车等企业供应动力电池,发力欧洲商用车电动化。

为了更好抢占国际市场,2019年10月宁德时代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首个海外工厂正式破土开工,预计2022年可实现14GWh的电池产能。宁德时代的德国工厂的建设,必将带动其供应链体系企业的的落户。

而宁德时代并非唯一一家计划于海外建设工厂的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孚能科技、蜂巢能源、微宏动力也相继表示将在欧洲建立动力电池工厂。

入选特斯拉供应链体系的均胜电子,自2011年至今先后收购了汽车电子公司德国普瑞(Preh)、德国机器人公司IMA、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Quin、德国TS、汽车安全系统供应商美国百利得(KSS)以及日本高田等公司,涉及新能源汽车电子、人机交互、车载互联系统、电子功能键件及总成等多领域。

在各国纷纷加严节能减排法规,重视发展新能源汽车,并制定禁燃时间表的背景下,既是倒逼各国自己提升新能源研发的进度,同时也让中国企业看到新能源汽车出口新机遇。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商用车出海市场空间广阔,但同样面临着一些困难,如许多海外国家设置重重贸易壁垒、市场准入复杂繁琐,加之部分国家地区经济相对落后,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导致中国商用车企业海外市场拓展的深度和广度存在很大不足,无法形成真正的品牌效应。

南京奥特佳冷机有限公司总经理钱永贵曾公开表示,“建议零部件企业,先为自主品牌车企服务好,再通过给合资品牌服务取得经验,然后再去给国外车企配套,先做好国内业务再出口。等将来出口量增加以后,可以考虑在海外进一步发展,以巩固市场。如果跳跃式前进,未必能取得成功。”

与此同时,新能源商用车出海要想获得海外市场认可,还需在当地解决充电桩安装、零部件维护、电池技术等多方面的售后服务。这就要求整车厂有非常成熟的技术和售后资源作为支撑,而只有真正具备扎实技术实力的企业才能立稳脚跟,打造国际化品牌。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