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2020年,100多家电机企业或被清退
电机,上海电驱动,补贴 文章来源自:高工电动车网
2020-05-13 09:31:14 阅读:9750
摘要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电机业务是“越卖越亏”的赔钱买卖,并且已经连续亏损了几年

近期,有业内人士向《高工新汽车评论》透露,200多家电机企业,2020年将有半数企业退出该市场。

根据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数据显示,2019年为所有新能源汽车提供电机配套的企业有200多家,但2020年一季度涉及装机的电机企业仅有98家。

受疫情影响整车销量下滑、原材料涨价、融资环境趋紧等影响,不少企业陷入了生存漩涡。

2017年开始,新能源汽车市场就开始了激烈的混战,大多数企业的毛利急剧下滑,电机业务成为赔钱的买卖。

在这样的背景下,外资电机企业加速收割市场份额,给本已沸腾的市场再添了一把火。

有电机企业高层直言:“200多家电机企业,未来估计剩下不到10家。”

 越卖越亏

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电机业务是“越卖越亏”的赔钱买卖。
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量继续下跌,不少电机企业依然没有办法实现盈利,反而还有更多的电机企业陷入了亏损状态。例如方正电机、英搏尔等。
《高工新汽车评论》获悉,造成电机企业“越卖越亏”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市场竞争激烈导致价格混乱。
截止2019年底,给所有新能源汽车提供电机配套的企业有200多家,其中真正给新能源乘用车提供配套的企业仅有80多家,且真正走量的还都是车企自配的电机产品。
这就意味着,还剩下的一百多家企业,共同争食新能源商用车及中低端市场,导致低价竞争、恶性扩张等竞争乱象不断上演。
早在2014年-20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爆发出来的巨大增长潜力,吸引了数百家传统电机企业以及社会各界资本的跨界入局,数量多达300多家。
但是,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的增长速度,远远跟不上资本市场的扩张速度。很快,电机市场就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恶性竞争不断发生,从而导致电机企业大面积亏损。
根据电机上市公司的业绩报告了解到,2019年国内电机上市公司中,仅有不到3成企业实现了盈利,七成多企业都是亏损局面。
包括上海电驱动、上海大郡、深圳大地和在内的诸多电机企业,其净利润已经连续多年亏损。其中,上海电驱动还是装机数量位列前十名的企业,为长城欧拉R1等多款热销车型提供了配套。
与此同时,补贴下降使得车企不断压价,加上原材料不断涨价,导致电机企业的利润空间被一压再压。
《高工新汽车评论》获悉,2019年已经有多家企业的毛利率在5%以下,还有电机企业的毛利率居然是负数,这就意味着该业务就是个赔钱的买卖。
毛利率变化.png
最后,新能源汽车还未形成规模化效应,也是导致大多电机企业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此,上海电驱动董事长贡俊表示,目前新能源乘用车电机大多是亏着卖,主要是大家都是按照20万辆到30万辆的规模设计电机生产线的,但由于目前每款车型的电机方案都不一致,还没有车型可以达到这个规模。

外资加速“收割”

进入2020年,外资电机企业成为一股强大的势力,正在抢占中国新能源汽车电机市场。
“过去几年,电机市场几乎都是国产企业的天下,但2020年外资已经抢占了50%市场了。”国家《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电驱动系统技术路线图联合专家组长、精进电动蔡蔚在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中国电机企业正逐步丢失市场。
事实上,《高工新汽车评论》了解到,2018年底开始,外资及合资零部件企业就开始采用“低价”策略,抢占新能源汽车电机电控市场。
由于外资电机品牌具有强大的技术积累,在产品性能、安全、规模、成本控制等方面都更具保证,特别是定位于中高端市场的车型,车企更愿意选择外国电机品牌。例如广汽、吉利等越来越多车企更换了外资品牌电机。
根据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的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中国自主配套电机的比例达到95%以上,但在2019年电机装机量排名前十的企业中,已经有日本电产、大众汽车两家外资厂商出现。
然而,2020年,一波外资电机企业继续对我国新能源汽车电机市场进攻,在1-3月装机量排名,已经有日本电产、博格华纳、大众汽车、采埃孚、联合电子、特斯拉六家外资厂商了,市场份额占比达到50%。
其中,在销量排名靠前的新造车企业车型中,电机电控配套主要由博格华纳、联合电子、精进电动这几家企业供应,其中排名靠前的是特斯拉、蔚然动力、博格华纳。
除此之外,来自主机厂自产的比例也在提高,第三方电机企业的份额正在逐步下降,面临的竞争也会更残酷。
以上海电驱动为例,其2019年最大的客户是长城汽车。但是,长城旗下蜂巢电驱动很快就要量产,未来还可能会对外供货,上海电驱动很可能就失去了长城这个客户,并且还要和长城去抢市场。

暴风雨来袭

2020年,一场新暴风雨即将到来,逃离或许是不少电机企业的新选择。
现阶段,我国新能源电机市场集中度大幅提升,前十名企业占据了超7成市场份额。
在龙头企业把握大部分订单的市场环境下,意味着众多陪跑者要被淘汰出局。
其中,上海电驱动董事长贡俊曾表示,“电机电动市场大小企业加起来有200多家,这是不正常的。到最后能剩下5-10家,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纵观整个新能源汽车大环境,也可以看出,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在大面积洗牌,没有实力的企业很难活下去。
一方面,尽管有关部门已经明确延长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以及购置税减免政策到2022年,但补贴减少了,门槛提高了,而自主品牌产品大部分集中在中低端市场,本身对价格和性价比就比较敏感,加上规模效益还没有真正体现出来,这一部分成本压力必然会传导至供应链企业。
面对补贴下滑和车企的压价,已经有客户积累的大企业,议价能力、成本控制能力也更强。而对于没有规模的中小型企业,光是原材料采购成本就没有任何议价能力。
另一方面,疫情及全球石油价格下降,给正在处于“爬坡过坎”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造成了不少冲击。今年1-4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均是20.5万辆,同比分别下降了44.8%和43.4%。
此外,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条长而复杂,供应链企业都存在大量的上下游负债和应收账款问题,企业自有资金有限,但目前融资渠道趋紧,因此大部分中小企业都面临这融资难、资金短缺的问题。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