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巨资砸向新能源,这些上市公司掉进了“大坑”
文章来源自:高工新汽车评论
2020-06-22 10:20:55 阅读:25663
摘要在造车路上,光靠“买买买”并不能成为强者。

新能源曾是不少上市公司掘金的重要领域,如今却成了业绩包袱。

在2014年-2016年期间,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值风口期,投资市场一片火热,不断有资本争相进入,试图分享这一新兴领域的“大蛋糕”。

其中,以京威股份、万向、江特电机为代表的零部件上市企业,通过不断“买买买”的战略切入了造车领域,希望打通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

但是,在造车路上,光靠“买买买”并不能成为强者,造车所需的技术、资金等远远比想象的要难得多。

2017年开始,新能源汽车补贴下滑,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这些上市公司很快就遭遇了“业绩爆雷”。由于业绩持续亏损,江特电机、京威股份等企业纷纷选择退出新能源造车领域,宣布造车梦以失败告终。

如今新能源汽车市场两极分化严重,头部企业把控80%的市场份额,行业洗牌加速,零部件企业造车之路将会更加崎岖。

另外,值得警醒的是,在头部企业都不能盈利的背景下,小企业想生存更难。而随着竞争加剧,一些财大气粗的企业或许也将面临相同的问题。

京威股份:数百亿投资打水漂

经过了连续4年数百亿的“买买买”后,京威股份跨界新能源整车领域以失败告终。
今年3月,京威股份正式宣布终止新能源业务的开发建设,回归零部件主业。同时,京威股份表示,对于此前收购及成立的新能源汽车相关公司,后续或择机转,让或予以注销。
京威股份是一家中德合资的乘用车内外饰件系统综合制造商,2015年开始,京威股份大肆并购切入新能源汽车产业,先后投资收购了长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龙汽车、江苏卡威等等整车厂及零部件企业,累计投资超过300亿元。
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京威股份净利润“辉煌”了两年便开始大幅下滑,同时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下滑,其参股的三家整车企业长春新能源、五洲龙、江苏卡威陷入了持续亏损,2017-2019年累计亏损了21.73亿元。
2018年,京威股份的资金链问题集中爆发。迫于资金压力,这一年,京威股份出售了11家子公司或参股公司的股权。
2019年,京威股份净利润首次亏损,亏损了24.77亿元,亏光了上市7年来累计净利润之和。
有媒体报道,2012年上市的京威股份原本前途光明,但由于盲目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最终导致元气大伤。

江特电机:造车梦碎

2014年开始,老牌电机企业——江特电机频繁并购,跨界切入新能源汽车产业,并溢价5倍收购了九龙汽车。
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面,江特电机继续大肆并购,收购了包括宜春客车厂、杭州米格电机有限公司等企业,完成了锂电池材料、整车制造、新能源汽车电机等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布局。
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加入,确实给江特电机带来了营收和净利润的双双暴增,2015年到2017年间,江特电机的营业收入由8.93亿元,暴增至33.65亿元,净利润也由0.39亿元暴增至2.81亿元。
但是2018年开始,受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及补贴延后发放等影响,江特电机的业绩开始出现亏损,亏光了此前14年的利润总和。
最终,江特电机无奈“割肉”出清九龙汽车股权,并宣布逐步退出汽车产业。

多氟多:造车拖累业绩持续下滑

2015年,手握动力电池核心技术的多氟多,股价一路飙升。但多氟多并不满足于“汽车供应商”的身份,决定向“汽车制造商”转型。
同年9月份,多氟多投资30多亿建设红星汽车新基地,并在2016年增资红星汽车。同时,多氟多还入股了知豆电动车。
粗略统算,近年来,多氟多造车累计投入超百亿元。
然而,知豆电动车的销量已经大幅下滑,红星汽车今年并无销量消息,并被曝出停工停产、欠薪、项目烂尾等问题。
年报数据显示,2016-2019年,多氟多的净利润从4.78亿元下滑到亏损4.16亿元。其中,红星汽车的净利润分别是-0.48亿元、0.065亿元、-0.48亿元、-2.77亿元。
从数据上来看,多氟多在收购红星汽车后基本上没赚到钱。如今,业绩遭遇滑铁卢,多氟多在造车领域已难说是否能继续走下去。

万向:业绩增长遭遇“天花板”

国内汽车零部件制造巨头万向集团,早在1999年,就开始设立电动汽车项目筹备小组。
2002年,万向收购了一个电池企业,以项目形式做出第一台电动汽车样车,并成立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
2013年开始,万向集团先后收购了锂电池企业A123以及电动汽车制造商菲斯科,并将其改名为Karma“卡玛”。
据悉,Karma的首款量产车型Revero在2016年实现下线交付,通过小批量定制化生产方式在北美销售。但是在中国市场,万向旗下首款车型迟迟没有量产交付,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2018年,由于近一年没有生产新能源汽车,万向电动汽车被工信部暂停受理相关新能源汽车新产品申报。
根据万向集团旗下汽车零部件业务上市公司万向钱潮发布的业绩报告,2019年万向钱潮的营收为105.8亿元,同比下滑6.87%,出现近20年来的首次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36亿元,同比下滑25.82%
与其他企业不同,万向还在坚持着“造车梦”。

正海磁材:搭车新能源尝涩果

2014年,做稀土原材料的正海磁材,为了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正海磁材收购了上海大郡88.67%股权。
从此,正海磁材开启了“高性能钕铁硼永磁材料+新能源汽车电机驱动系统”的双主营业务的发展模式。
在刚开始的2015、2016年,跨界新能源汽车产业确实为正海磁材带来了不小惊喜。2015年-2016年,上海大郡扣非净利润达到3306.83万元、3997.44万元,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原材料涨价、补贴下滑带来的整车压价等影响,2017年-2019年间,上海大郡的业绩陷入了持续亏损,且亏损的幅度在加大,从4000万元加大到1.05亿元。
受此影响,2017年正海磁材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是1.01亿元,同比下滑46.78%,扣非净利润是亏损0.27亿元,同比下降115.83;2018年正海磁材净利润亏损了0.82亿元。
2019年,正海磁材虽然凭借传统稀土永磁材料业务实现了扭亏,但是上海大郡的净利润依然是亏损状态。
不过,正海磁材表示,暂时还不会放弃新能源汽车业务。

小康股份:造车致使资金压力暴增

小康股份的第三次创业选择押注新能源,目前来看进展并不顺利。
小康股份主营业务是汽车整车、发动机及零部件的研发和销售,目前的汽车整车产品主要是东风风光系列乘用车和东风小康系列商用车。
自2016年上市以来,小康股份频频投资新能源企汽车领域,斥资超过百亿元。
现阶段,小康股份旗下有两大整车企业,分别是位于海外的SF Motors和重庆金康新能源。年报显示,小康股份智能电动汽车板块已经连续亏损,2018年、2019年分别亏损了9.44亿元、9.04亿元。其中,2019年重庆金康新能源和SF Motors净利润分别亏损了3.32亿元和5.41亿元。
受此影响,2017年-2019年,小康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分别是6.3 亿元、-1.63 亿元、-8.84 亿元。
随着主营业务大幅退坡,新能源汽车项目又“吞噬”了大笔资金,让小康股份资金压力骤增。
目前,小康股份推出了风光E3、风光E1、轿跑SERES 5(赛力斯)等多款纯电动车型,其中,原计划于去年二季度量产交付的SERES 5,推迟到今年才陆续交付。

康盛股份:新能源业务拖垮业绩

康盛股份是一家身处浙江的制冷配件行业老大哥,2015年切入新能源汽车领域,收购了3家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企业——成都联腾动力、新动力电机、合肥卡诺汽车。
2017年,康盛股份继续进行资产收购,收购烟台舒驰客车51%股权、中植一客成都汽车的全部股权,完成了从新能源汽车零部件板块业务向下游整车制造领域的延伸。
未曾想到,2018年开始,康盛股份之前所进行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开始暴露问题。当年,中植一客亏损10.45亿元,同时因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款计提巨额坏账准备,康盛股份净亏损12.27亿元;2019年康盛股份净利润继续亏损4.72亿元。
2019年12月份,康盛股份决定向中植新能源出售成都联腾、荆州新动力、合肥卡诺、浙江云迪四家的全部股权。
今年一季度,康盛股份的亏损仍然未得到改善,同时其偿债能力还遭到深交所监管问询。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