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停工、欠薪、资产查封、无车可卖,新造车企业还剩几家靠谱?
文章来源自:高工新汽车评论网
2020-07-02 09:01:43 阅读:10051
摘要大部分还未驶入赛道,就面临倒闭或者已经倒在路上。

预言正在变为现实。

几年前兴起的一股新造车投资潮,赶上政策与财政的大力支持,各路资本也热衷于到新能源汽车市场掘金。谁知潮水来得快,退的也快。

少数企业因为天时地利加上自身的优势,快速入市初步站稳了脚跟;还有一部分正在奋力追赶,尚有一线希望。

而剩下的大部分还未驶入赛道,就面临倒闭或者已经倒在路上。他们的结局虽然与外部大环境与市场有较大关系,其实与自身实力也脱不开干系。

来看看这些新造车们的现状如何:

赛麟汽车: 资产被查封

6月23日,一张南通市中级法院的查封令贴在了汶水路299号赛麟汽车办公楼大门上。公告显示,在执行南通嘉禾诉江苏赛麟等企业借贷纠纷一案中,已经依法对江苏赛麟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汶水路299弄7-8号楼1-5层,17-18号楼1-5层)进行了查封。

赛麟汽车还被爆出供应商起诉后,被法院冻结了公司账号、数百名员工被拖欠工资并准备集体维权,董事长王晓麟还因为“买不到回国机票”而身处美国,都预示着该公司已经全面瘫痪。

赛麟汽车的问题早有体现,但真正爆雷还是缘于是赛麟前法务乔宇东于今年4月底向国资委、纪委、监察委公开实名举报。因为涉及到国有资产的问题,如今已经被当地纪委成立专案组调查。

可以说赛麟汽车是这批新造车里面折腾“动静”最大的企业。

关于赛麟汽车的详细情况,此前高工新汽车评论也做过详细报道,请参阅《公司停摆,还惊动纪委牵头调查?又一家新造车告急》


拜腾汽车: 停工6个月

拜腾汽车中国区(不含中国香港)所有公司将自7月1日起开始停工停产,中国区所有公司全体员工待岗,公司不再安排工作,停工停产期预计为6个月。据悉拜腾汽车正在规划重组事宜。

在资金链断裂后,拜腾汽车已经举步维艰。据此前媒体报道,拜腾汽车已拖欠包括总监级别在内的员工近4个月薪资,涉及人员近千人。

拜腾(BYTON)是南京知行新能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成立于2017年9月,创始人戴雷曾在华晨宝马、英菲尼迪中国任职。除了中国,在欧美都有研发团队。

资料显示,拜腾汽车共进行了4轮融资,融资总额约84亿元。2018年9月,拜腾通过收购天津一汽华利,获得造车资质。原计划2020年年中首款车型M-Byte将在南京工厂实现量产。

拜腾汽车当时1元收购一汽华利汽车,却需要支付华利8.5462亿元债务及职工薪酬。但后来这笔债务一直迟迟没有支付到位,这已经表明拜腾汽车缺钱了。

拜腾的起点很高,团队和资源也不错,当年能快速完成多轮融资也显示确实有不错的基础。不过其造车进展显得有些缓慢,两台概念车亮相之后,量产车一直没有上市,已经错过了新造车企业入市的好时机。

目前来看,拜腾正在寻找接盘方,一汽、宝能、吉利等被传可能是拜腾的意向买家之一。


博郡汽车:自救无门

近期有报道显示,6月15日博郡汽车通过其社交账号发布消息称,公司正在关闭,并决定出售CAD数据、电池管理系统专利等相关资产。变卖知识产权、数据等无形资产。

与此同时,博郡汽车通过人力资源部发布一则通告,称即日起全员待岗,期间公司只发放每月生活费2480元,员工不再享受假期和福利待遇。

董事长黄希鸣也在内部公开信中说明了公司目前的困境。并表示在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和政府支持的前提下,仅靠个人力量,实在无法短期内恢复公司的正常运营和发展。

在这之前,就有报道显示博郡汽车准备成立新公司,转移核心技术与资产,以图自救。

据悉,博郡汽车自主研发了i-SP、i-MP、i-LP三大纯电动整车平台。目前已完成两个项目的样车开发及试制试验,首款产品接近量产。

2020年,博郡汽车没能等到原定在2019年年底上市的首款量产车型,反而要面对产品交付延期、管理团队离职、员工讨薪等诸多问题。

这家企业已经有了平台和量产车,资质也通过一汽夏利顺利解决,临到量产前夕,却因为资金困难突然崩盘,实属可惜。

不知博郡汽车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陆地方舟:造车难产

这家企业也曾获得了纯电动生产资质。但截至目前其纯电动乘用车依旧难产。

官网显示,2011年底与江铃集团合作的纯电动轿车已成功通过碰撞试验和1.5万公里可靠性试验,并获得工信部235批公告,列入推荐目录。2013年初,陆地方舟江苏如皋基地开始小批量产。

陆地方舟也未如其他企业那样发布乘用车品牌和车型发布,官方上的乘用车显示有智爵纯电动SUV和风尚轿车两款。但市场上也很少有踪影,销量也无从查询。

市场上更多看到的反而是陆地方舟纯电动物流车,判断其纯电动乘用车项目似乎处于停滞。


敏安汽车:无消息

敏安汽车也是少数获得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批准的双生产资质。其在淮安的生产基地也已经于2018年11月2日竣工投产。

至于量产车方面,敏安汽车似乎进展不顺,早期曾亮相过一款内部代号为“A2001”的一款车型,在去年8月工信部发布的第323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敏安的量产车还曾上榜,随后便杳无音讯。曾计划于2019年底或2020年初上市销售,但至今也无音讯。

但在2019年却传出了大规模裁员的新闻,据报道,敏安汽车从2018年11月生产资质审核时近800人的规模,下降到现在不足300人。广泛曝光的还有一份公司发布的《关于实施阶段性放假的通知》。

敏安汽车自去年传出停工裁员的消息后,就一直没有了动静,看来这家新造车的存在度不高。

以上种种都预示着敏安汽车遇到了资金危机,经营遭遇困难,目前这家公司还没有新进展的消息。

按照如今的市场情形,新造车企业的生存变得更难,敏安汽车已经错过了车型上市的黄金期,未来前途难卜。

前途汽车:前途渺茫

自从曝出董事长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后,前途汽车就沉寂了。

早在去年前途汽车就曝出拖欠工资,其资金链问题已经凸显。

原计划去年8-9月分批到位的融资款延期到账,使得前途汽车很快就陷入了资金困境。

2018年前途汽车成为了获得双资质的少数幸运儿。同年8月,前途汽车首款产品K50上市。2019年的上海车展上,前途汽车第二款新车K20亮相,同样是定位于纯电动高性能轿跑车。

早在2018年前途的首款量产车就上市了,其实当时的时机非常好;可惜K50“秀”的成分更多,实际销量意义并不大。如果及时跟上第二款走量款,把身姿放低,或许还有机会。

不过一家没有“根基”的新品牌,一上来就玩这种豪华超跑元素,恐怕很难让人买账。


新特:两手准备未见奇效

新特电动汽车成立于2017年9月1日,总部位于贵州贵安新区。

成立仅1年,新特就推出了首款量产车——微型纯电动车DEV1,当时与一汽集团合作,得以顺利量产,新特起步是非常顺利的。

2018年开始,国家对微型电动车的补贴快速下调,市场竞争也在升级。作为一家新造车企业来说,技术、平台、产品、资金和品牌各个方面都不占优势,加上微型车市场也受到打击,新特的首款量产车也受到很大影响。

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18年的销量4000辆左右,2019年总销量仅为2193辆,整体情况并不理想。2020年1季度还未查询到具体的销量数据,也还未推出新车型,至于后续如何,还有待观察。

新特当时还投资了另一个高端品牌,2018年还在洛杉矶发布了新高端电动车品牌歌昂(GYON),走的是高端智能路线,首款车续航里程高达580公里,并将首次搭载G-OS智能车辆操作系统等等。歌昂品牌在2019年上海国际车展正式推出了概念车,不过至今还未有量产车的具体消息。


国金汽车:革命尚未成功

国金汽车始建于2016年,系山东国金集团在淄博高新区投资设立的子公司,是国内第11家拿到“双资质”的造车企业。

国金汽车也属于较为低调的一类,没有品牌发布和车型发布,首款车GM3是一款纯电动MPV。而不是大家扎堆的微型电动车、纯电动SUV,也不走智能路线。

从外界的消息来看,国金汽车的资金来源似乎仅限于股东投资,并没有A、B、C轮等外部融资的消息传出,这对新造车企业来说,资金压力不小。去年11月还传出了欠薪的消息。

国金汽车的压力不小,目前仅有一款量产车上市,销量并不高,2020年的纯电动车市场竞争明显加剧,对品牌和技术的要求更高。

对国金汽车来说,革命还未成功,今年将是非常关键的一年。

速达汽车:不走寻常路

这家位于河南三门峡市的新造车企业恐怕要快被淡忘。

这家公司早在2010年09月就成立,因为获得了发改委和工信部的双资质,才被业界所熟知。

这家车企的路数与上述那些新造车不同,没有高调的品牌发布量产车上市的新闻,却多次有订单和交付的消息,并且都是交付数量不低。

从官方的消息来看,速达目前发展稳定,接下来准备大干一场,力争在5~10年,达到30~100万辆的规模,今年将会向市场推出共计10款新车型。

目前该公司在售SD01和SA01两款车,续航里程都是305KM,补贴后售价分别是11万和12万元。

而根据最近南方周末的一篇深度报道来看,其产品主要是在河南省内面向政府机关、出行企业以及公司等大客户销售。私人消费市场还没有铺开,也未建立销售网络,还鼓励员工内部购买等等。

这家企业走的是和蔚来、小鹏等完全不一样的路,扎根地方走低端市场,也是一条不同寻常路,后续的路将很艰难.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