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当年风头盖过特斯拉,砸锅卖铁也要干,万向造车咋样了?
文章来源自:高工新汽车评论网
2020-07-14 09:11:34 阅读:15773
摘要今年接二连三倒下的新造车已经是一种警示。

当年万向造车的风头绝不亚于如今的特斯拉和蔚来,只不过最近两年沉寂到几乎被遗忘。

万向集团造车起点非常高,当年一举拿下美国知名的新能源汽车公司,还有电池企业A123,一出手就是售价高达百万的豪华超跑。
时隔多年,收购的Karma至今还未有一辆车入华量产,其竞争对手特斯拉已经在中国扎根,并稳占第一;还有新造车脱颖而出站稳了市场…万向的进度的确有些缓慢。
在资金方面,Karma的豪华超跑还远远未到规模化交付和盈利的阶段,还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参考万向集团四家上市公司营收与利润规模来看,未来资金压力不小。
《高工新汽车评论》认为,如今市场竞争升级,自主、外资、新势力入局厮杀,今年接二连三倒下的新造车已经是一种警示,如今再拿Karma这样一个小众豪华品牌来入局,万向的胜算并不大。

微信图片_20200713144712.png

“高开低走”

与一众新造车不同,万向造车是有实力的,可惜的是高开低走。
万向是我国汽车零部件巨头,2014年收购菲斯科经过了3天19轮竞标,当时竞拍的还有我国香港首富之子、菲斯科的长期投资者李泽楷旗下的混合动力技术控股有限公司。
但万向是志在必得,因为在这一年前就斥资2.566亿美元收购了菲斯科的电池供应商A123。
万向随即将菲斯科改名为Karma(卡玛)。该公司的定位是豪华品牌,产品是系列的豪华超跑,曾经被视作特斯拉的直接竞争对手。
中国企业收购海外高端品牌和技术并不在少数,但大部分是将其技术和品牌引入国内发展,但万向就不走寻常路。可能是无意中国市场,多年来一直未针对中国市场采取系列本土化的布局。
2016年Karma汽车公司才推出第一款量产车—豪华增程式混合动力汽车Revero。在原来Fisker Karma的基础上进行优化改款得来的车型,售价却高达13万美元。后来关于这款车量产和销量等并无太多资料信息可查询。
不过,万向集团在国内的造车布局也在同步进行。
2016年12月,万向“年产50000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正式获批,获得了正式的纯电动车生产资质。同时A123电池技术和生产也引入了中国,这表示万向具备了资质、生产基地和产业链都做好准备,国产量产车型也应该尽快提升日程。
直到2019年4月,Karma才携三款车型首次在上海国际车展亮相,随后年底的广州车展上,Karma官方正式公布了旗下第二款车Karma Revero GTS/GT的预售价,预售区间为178-218万。
在这之前,Karma在北美开启2020款KarmaRevero GT预售,并计划在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交付。


但Karma车型何时进入中国,是否本土量产,何时正式上市等等,官方一直对外没有详细的计划公布。
有趣的是,第二款车还未正式上市交付,不久前Karma在美国又宣布推出第三款车型Karma Revero  GTE。这是一款纯电动轿跑车型。
不过该公司运营似乎遇到困境,根据外媒报道该公司将在5月中旬进一步裁员;而在之前的4月,曾有一家名为Jalopnik的媒体对Karma公司的产品和技术提出质疑。
不过,Karma公司给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作为回应,信中说许多事实被歪曲了,同时也证实了裁员事实。
不过仍然可以看出,在长达两年的时间内,Karma既没有在美国取得较好的交付量,也贻误了中国市场的战机。
同时,万向在国内的项目也似乎比较缓慢。
2018年,万向曾宣布投资700多个亿建设产能80GWh电池基地和年产50000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如今有关这两个项目何时建成投产,仍然没有具体消息。
Karma的豪华超跑远在美国,究竟何时引入中国尚无确切消息;仅凭这类豪华超跑每年千台的销量来支撑整个造车事业,不大现实。而万向最终还是需要一个稍微接地气的走量款,不知万向的下一步造车计划究竟如何打算。

钱够烧吗?

造车本身就是一个极其烧钱的项目,尤其是这类超豪华品牌。
Karma的造车才刚刚起步,必定还需要来自母公司持续的输血,所以万向集团必须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支撑这个豪华造车梦。
万向集团当时的掌门人鲁冠球就很多次表示对造车的执着;“我会把万向挣到的每一分钱都用来制造电动车。我会大量烧钱,直到成功。或者万向崩盘为止”。
万向集团旗下拥有4家上市公司,其中我们所熟知的万向钱潮营收规模远远超过了其他三家上市公司。
万向钱潮于1994年成立并上市,主要生产底盘及悬架系统、汽车制动传统系统等汽车零部件及总成,公司不仅为国内主要的整车企业供货,也为通用、福特、大众等国际整车企业配套。
2019年,万向钱潮实现营收为105.8亿元,同比下滑6.87%,出现近20年来的首次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36亿元,同比下滑25.82%。
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年出现下滑,2018年万向钱潮实现净利润7.23亿元,同比下滑18%。
在另外三家上市公司中,规模最大的是从事房地产业务的顺发恒业,2019年营收16.5亿元,同比下滑39.29%;净利润6.08亿元,同比下滑40.8%;其次是从事食品行业的承德露露,在2019年实现营收22.6亿元,同比小幅增长6.29%;实现净利润4.65亿元,同比增长12.54%;另外一家是从事农业领域的万向德农规模最小。
看得出,万向集团的两大主要业务板块增长乏力。众所周知,造车烧钱都是以亿元为单位的,更何况是Karma这样的豪华超跑梦,只怕万向集团举四家上市公司之力来支撑,依然会感觉力有不逮。
万向当时的掌门人鲁冠球曾经坦言, A123和Karma每天都在哗哗地烧钱。但他仍然执着的表示,一旦集团承受不了,什么都会卖。
既然万向收购这家美国高端车企,最终还是要为自己所用,中国是绝对绕不开的市场。万向申报纯电动生产资质,建立整车生产基地,并计划建立电池工厂配套基地等等,都明显是在为此筹谋。
万向当年入局,其实赶上了中国市场的好时候,市场处于起步,还有各种政策支持,当年的菲斯科与A123属于有技术含量的资产。万向将A123进入中国后就拿下大订单,如今万向123在中国动力电池市场也有一席之地。
但时至2020年,中国纯电动车市已经大变。自主、外资还有新造车混战,补贴退出,技术门槛提高等等都预示着未来的路将很难走。
此前《高工新汽车评论》已经连续报道过多家新造车企业倒下,一大批实体企业和上市公司因为入局造车而被严重拖累的前车之鉴。
虽然Karma的车型有颜值有技术,品牌也有含金量。但时至今日已经错过了入局的最佳时期,这个时候拿着这种小众超豪华品牌来竞争,胜算又有多大?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