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欠债39亿,资产被冻结,下一家倒下的恐怕是它……
华泰汽车 文章来源自:高工新汽车评论网
2020-07-24 17:38:20 阅读:7359
摘要华泰汽车恐怕熬不过今年。

640.webp.jpg

华泰汽车恐怕熬不过今年。

7月17日晚间,曙光股份对外发布的《关于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称,公司大股东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泰汽车”)所持有的本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
据悉,华泰汽车持有曙光股份1.34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占曙光股份总股本19.77%。本次冻结起始日为2020年7月16日,冻结期限为三年。
根据2019年的消息,华泰汽车四大基地停产、欠薪、数十亿债务逾期,再到2020年的销量为零,华泰汽车已经处于破产边缘。


志不在造车?

截至目前,华泰汽车名下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38.92亿元,其中涉及诉讼金额为38.92亿元。
而在2020年上半年,华泰汽车的销量显示为零,已经失去了翻盘的能力。
华泰汽车曾在2019年被传破产,绝非空穴来风,2019年华泰的情况就已经非常严重。
消息显示,华泰汽车从2018年2月开始,就已经开始拖欠员工工资,涉及人员1000多人;不仅是欠薪,遭到了多方债权人的共同起诉。因无力招架如此多的债务纠纷,华泰汽车旗下大部分财产及债券被冻结。
2019年8月20日,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对华泰汽车进行财产调查发现,华泰汽车集团名下所有的银行存款加起来仅为13.2万元,再无其它可供执行的财产;旗下所有子公司全部被质押,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也已被全部冻结。
从2000年正式成立至今,华泰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当年也曾推出了特卡拉、圣达菲等多款热销车型后。
但当年的华泰并没有乘势而上,将资金投入到研发中,深耕技术和产品,而是开始玩起资本游戏。
据南方周末的一份深度报道显示,过去十几年中,华泰汽车以汽车制造主业为杠杆,换来土地、煤矿等资源,并且还通过抵押土地等获得银行贷款、发行信托募资来撬动更多的资金。
从2013年开始,华泰汽车先后在天津、江阴落地生产基地。加上荣成、鄂尔多斯,华泰已拥有四大生产基地。
华泰汽车的年销量显然不需要这么大的产能规模。
2005年落户鄂尔多斯时,华泰汽车以1万元/亩的低价拿下了6000亩土地。而2012年因为鄂尔多斯城市规划,到了华泰汽车的生产基地需要搬迁。当时国土资源局康巴什新区分局累计拨给华泰的拆迁补偿款为5.44亿元;另外天津华泰汽车总部及汽车生产基地一期项目,来自政府的补贴就高达9.05亿元。
后来华泰汽车还获得了鄂尔多斯碾盘梁和唐家会两处煤矿探矿权;华泰汽车还开始入股银行,资料显示,华泰入股的银行包括北京银行、内蒙古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和锦州银行。华泰汽车曾披露,2016年来自北京银行、锦州银行的现金股利高达1.3亿元。
而本应该是主业的汽车业务却在遭遇危机。
据报道显示,华泰汽车位于山东荣成、内蒙古鄂尔多斯、天津滨海、江苏江阴的四大工厂去年已经陆续停产。
早在2011年,由于华泰汽车销售数据长期严重作假,中汽协曾一度拒绝采取其销售数据,并以"0"代之;到了2019年其全年销量下降到3.98万辆,实际上险数却仅有1526辆;2020年上半年,乘联会的数据来看,华泰汽车的销量已经清零。

看不到“曙光”

2017年,华泰汽车决定斥巨资入主上市公司曙光股份,在乘用车业务走下坡路之时,入股曙光股份或许能为华泰汽车找到另一条出路。
曙光股份以整车、车桥及零部件为主营业务,旗下主要有“黄海”汽车和“曙光”车桥两大产品。其中,整车产品方面主要以客车(包含新能源客车)、皮卡为主,同时,其车桥品牌多年来在国内处于龙头地位。
当时华泰汽车董事长张宏亮表示,曙光股份与华泰汽车在产品、业务、资源方面都有较强业务互补性。
另外黄海皮卡和大巴也是华泰汽车关注的重点,未来还会共同发力新能源市场。当时还有观点认为,华泰汽车通过曙光股份实现整体上市也是目的之一。
而当时华泰汽车自身也正在走下坡路,对曙光股份并没能带来助力。
有趣的是,当时曙光股份的股权还未完全完成过户,华泰汽车就多次将持有曙光股份的股权向银行进行质押。
根据曙光股份2018年的公告来看,2017年9月和2018年6月华泰汽车两次将所持有曙光股份的股权质押给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滨海支行,分别占曙光股份总股本5.28%和1.48%。
完成股权交接后的2018年10月份,曙光股份发布了大股东华泰汽车股权质押的公告,质押比例达到73%。
随后的11月1日,曙光股份发布公告称大股东华泰汽车与长安国际信托因债券交易纠纷,华泰汽车所持公司1.34亿股无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19.77%。
当时公告显示,华泰汽车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已经高达22.12亿元,其中涉及诉讼金额为22.12亿元。
在华泰汽车入主之前的2017年,曙光股份归母净利润还是3.16亿元,到了2018年净利润亏损1.28亿元;2019年曙光股份盈利4663.72万元,相比上年的亏损1.28亿元,同比增长136.40%。
但这并非主营业务的功劳,而是因为丹东市政府土地的收储,曙光股份子公司获得了一笔一次性的2.57亿元的收益成功扭亏。
所以,真不知道是华泰入了曙光的坑,还是曙光股份入了华泰的坑。
如今的华泰汽车已处于破产边缘,逾期的债务已经将近39亿元,上市公司的股权也已经全部质押并被冻结,基本翻身无望,后续如何我们将持续关注。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