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超3亿欠款逾期、造车资质生变,拜腾量产需渡“资本劫”
文章来源自:高工电动车网
2019-06-28 17:27:09 阅读:1
摘要一汽夏利透露,与拜腾汽车品牌方南京知行达成出售一汽夏利的协议后,南京知行尚有3.1亿元款项逾期未支付。

沉寂许久的拜腾汽车,再露面已“深陷”资金泥潭。

6月25日,一汽夏利在回复深交所2018年报的问询函中披露,与拜腾汽车品牌方南京知行达成出售一汽夏利的协议后,南京知行尚有3.1亿元款项逾期未支付。这也从侧面透露出拜腾汽车当前紧张的资金状况。

不过,拜腾汽车方面回应称,“与一汽夏利保持着密切沟通,会很快达成新的还款安排。”

回溯到2018年6月,拜腾汽车在投资方一汽集团的主导下,作价1元收购了一汽华利,目标直指一汽华利的“生产资质”。作为条件,拜腾汽车需支付一汽华利员工5462万元薪酬,并为其偿还8亿元债务,按要求需在2019年4月30日之前偿还债务的80%,即6.4亿元。

显然拜腾汽车食言了。截止目前,南京知行先后对一汽夏利支付了3.3亿元债款,还有3.1亿元没有按期支付,并且9月30日是其偿清一汽华利债务的最后时限。因此,一汽华利虽然已经完成了工商变更,但实际控制权依然掌握在一汽夏利的手中。

拜腾汽车被质疑出现资金困境并非空缺来风。今年4月上海车展上,拜腾汽车前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毕福康突然出现在商用电动汽车企业ICONIQ展台上,并宣布出任其CEO,就引发了拜腾汽车资金困难的猜想。

虽然,拜腾汽车否认毕福康离职与资金问题有关,并强调毕福康的离开并未影响到整个团队的发展。还进一步指出对毕福康的离开早有安排,董事会早在2019年1月已通过决议终止毕福康首席执行官职务,由其CEO兼联合创始人戴雷接任。

显然说服力不够。业内纷纷表示,前董事长兼CEO会选择离开,是因为拜腾正面临资金问题,难以支撑在其市场扩张计划等,这也导致公司内部关系紧张。

资料显示,拜腾的前身FMC成立于2016年3月,起初因富士康和腾讯的加持而备受关注,不过二者相继退出。后来,一汽集团和南京市政府给予FMC大力支持,并在南京成立南京知行,成为拜腾的实际运营公司。

image.png

拜腾汽车自成立到现在,已累计完成了3轮融资,总金额不足8亿美元,这其中包括2017年8月来自苏宁、丰盛控股、南京国资委等的2亿美元A轮融资;2018年中期完成了来自一汽集团、宁德时代等的5亿美元B轮融资。显然这与已经IPO上市的蔚来汽车、融资总额达230亿元的威马汽车等造车新势力车企相去甚远。

不过,拜腾汽车表示,正在进行新一轮的C轮融资,规模为5亿美元,预计在今年6月完成。

而有关拜腾进行C轮融资的传言已持续半年之久,去年年末便有拜腾内部人士表示,拜腾已经启动C轮融资,且融资进程比较顺利。但离6月结束不足4天了,目前尚没有更新的进展,拜腾的融资进度似乎陷入停滞的局面,也难怪会一再被质疑资金困难。

更残酷的现实是,拜腾汽车偿还一汽华利债务的最后时限是今年9月30日,只剩下3个月了。如果不能按时完成C轮融资,拜腾汽车很可能无法获得一汽华利的生产资质,其新车量产也会变得遥不可及。

image.png

据悉,拜腾首款量产车M-Byte上市时间经过几次延迟后,定在2019年第三季度首发,并在年底量产投产。目标是到2020年上半年生产1万台,到2021~2022年前后,拜腾的产量需要达到10万辆的水平。

目前来看,拜腾汽车的目标有点过于“宏大”。要知道一期规划年产15万辆的南京工厂,在2017年9月奠基后,至今尚未完全竣工投产。而离2019年年底量产时间点不足5月,拜腾融资情况还不明了,生产资质也陡然生变,能否顺利按期量产还真个未知数。

反观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威马汽车都已纷纷开始向市场交付产品,拜腾显然错失很重要的窗口期,并同时面临着极大的融资压力。

2019年被认为是决定造车新势力生死的关键一年,资本市场变得更加谨慎,融资变得更为困难,与此同时补贴大幅退坡,新势力们争相出产品。拜腾的未来还剩多少机会,只能留待时间检验。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